鲁迅少年时玩伴“闰土”,长大后情况怎么样?看完结局我会心笑了

今视网娱乐影视汇2021-02-07

在鲁迅的故事里,曾经出现过这么一个角色,他叫闰土,两人在少年时相遇相知,正是童言无忌的年龄,两人一起愉快玩耍,他们的友谊超越了阶层,超过世间一切禁锢,可是后来闰土逐渐长大,再次与鲁迅相遇,早已不是最初模样,那种落差让鲁迅内心久久不能平复。

在鲁迅的笔下,闰土的一生是快乐的,又是悲惨的,结局鲁迅没有继续讲述,只是在自己搬家离开之后,随着远去的身影,消失在人们眼中,也逐渐被人忘却。也许很多人在看完鲁迅的作品《故乡》之后,总会对其中的几个人印象十分深刻,比如阿长还有闰土,那么真实现实中,鲁迅是否真的认识这些人呢?他们在鲁迅的世界中扮演过什么角色?最后结局又如何?

带着重重疑问,我们一起走进鲁迅的现实世界,去了解一下关于他的少年玩伴闰土的故事,其中辛酸滋味,也许我们可以从现实中感受一二。

01 少年闰土

1881年,鲁迅出生,少年时的鲁迅家境不错,他的父亲是当地官员,祖上也一直都是书香世家,在当地地位颇高,因此很多人见到鲁迅都要叫他一声“少爷”,鲁迅的童年除了读书之外,还有另外一个他所喜欢的世界。

因为他家中家境殷实,所以经常会找一些帮工帮助家里做点活计,其中有一个帮工特别勤劳踏实而能干,因此就长久在鲁迅家干活,两家人关系逐渐好起来,这个人名字叫做章福庆,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,从小大字不识一个,但是会做很多活计,比如一些木活或者编竹制玩具之类的,十分擅长。

因此鲁迅对这个帮工十分喜欢,他的家人对其也十分满意,每次只要章福庆从老家回到鲁迅家中做活,就会给鲁迅家带去很多农村特产,这样实在的人让鲁迅一家人更是十分满意。除此之外,章福庆还有一个长得十分高大的老婆,名字叫做阮庆元。

由于鲁迅的母亲鲁瑞在鲁迅出生之后,身体不太好,当时章福庆的老婆也生下一个女儿,乳汁比较富余,因此鲁迅也就总能沾光,从某种程度上而言,阮庆元就是鲁迅的乳娘。这个女人虽然看起来长得高高壮壮,但是心眼和章福庆一样善良,两口子在鲁迅家里特别受欢迎。

阮庆元是一个乐观开朗的女人,不管什么时候鲁迅见到她,她总是带着微笑的,有一次鲁迅的读物《山海经》不小心找不到了,鲁迅很是伤心,阮庆元看到之后很着急,到处去为鲁迅寻找这本书,后来鲁迅为了纪念这段往事,还曾写下《阿长与山海经》,故事里的“阿长”实际上就是阮庆元。

“阿长”在鲁迅家的时候,经常会提起自己的一个调皮儿子,那个儿子比鲁迅大两岁,十分调皮捣蛋,不过家人也十分喜欢他。鲁迅听着阿长与章福庆经常提起这个孩子,心里一直想见一见他,并且对他的世界充满好奇。

1893年,鲁迅祖母突然去世,那个时候的丧葬礼节十分繁琐,因此一家人有点忙不过来,就再次寻求章福庆一家人的帮助,也就是这一次,章福庆终于将鲁迅一直以来想要见到的那个小男孩带来,鲁迅一见到小男孩,便觉得十分开心,两人年龄相差仅仅2岁,因此鲁迅称其为“运水哥”,而章运水也早就忘记父亲的叮嘱叫他喊鲁迅“少爷”。

这个人就是我们后来熟知的“闰土”,鲁迅对他们初次见面时的场景进行描写说到:

紫色圆脸,项带银圈,头上一顶小毡帽。

一看这个描述就知道这个小男孩一定充满生机,活泼可爱,的确如此,两个年龄相似,并且天真活泼的小男孩在一起,玩耍得十分愉快,“闰土”教鲁迅怎么在雪天用箩筐捕捉麻雀,还和他讲述自己在农村看瓜地时刺猹的精彩画面,鲁迅安静听着,感觉自己似乎去到那个世界一样。

作为友谊见证,鲁迅也会带“闰土”去感受城市的生活,见一些他在农村见不到的世界,两个人相处十分融洽,完全忘记了鲁迅是“少爷”这样的身份差异,也许在小孩子眼里,世界本来就是一样的,哪有什么阶层之分,明明是一样的人,为何会管那么多束缚呢?

02 中年闰土

时间总是匆匆流逝,幸福的时光很短暂,后来鲁迅要去私塾上学,“闰土”也要帮助父亲挣钱养家,所以两人来往越来越少,直到1919年鲁迅学成归来,打算搬家到北京,再次回到老家绍兴。鲁迅搬家的消息提前被“闰土”知晓,在鲁迅搬家过程中,“闰土”全程参与,老老实实,任劳任怨,后来鲁迅把带不走的东西都给了他。

这时候再次相见的“闰土”,早已是五个孩子的父亲,而曾经的“闰土”父亲章福庆因为生活的洗礼已经离开人世,章运水子承父业,继续干着父亲那种又苦又累的工作,生活的压力与现实的逼迫,促使“闰土”早已不再是曾经的那个“少年闰土”,而是一个年长的大叔章运水。

他头上是一顶破毡帽,身上只一件极薄的棉衣,浑身瑟索着; 手里提着一个纸包和一支长烟管,那手也不是我所记得的红活圆实的手,却又粗又笨而且开裂,像是松树皮了。

章运水背后跟着一个小孩“水生”,也就是章运水的大儿子章启生,鲁迅跟运水打完招呼之后,原本以为他们还能继续如从前那般愉快聊天,没想到运水颤抖着喊了一句“老爷”,将鲁迅从过去美好的回忆中迅速拉回现实。

最后鲁迅在离开之际,也只能无奈写下:

老屋离我愈远了;故乡的山水也都渐渐远离了我,但我却并不感到怎样的留恋。我只觉得我四面有看不见的高墙,将我隔成孤身,使我非常气闷;那西瓜地上的银项圈的小英雄的影像,我本来十分清楚,现在却忽地模糊了,又使我非常的悲哀。

也许就是这样,他们两人随着逐渐长大,原本隐约的高墙逐渐出现,将两人阻隔起来,他们再也不可能像从前那样不顾身份地位在一起聊天捕麻雀,也不能像从前那样一起谈天说地,甚至连一句问候,都变得有些让人唏嘘。

鲁迅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,然而真实的“闰土”故事还没有结束,由于自己生了5个孩子,在当时生活压力十分大,他为了养家糊口总需要做很多事情,最后也许是太过于劳累,因此生病于1936年去世,更加巧合的是,鲁迅也于当年去世。

从此以后,鲁迅与闰土的故事,只能在书中去看了,直到1959年,鲁迅儿子周海婴,带着母亲许广平去到鲁迅纪念馆,一个偶然的机会见到一个名为章贵的孩子,这个孩子就是当时“闰土”身后的小男孩“水生”章启生的儿子。

章贵原本也是一个大字不识的人,但是他通过自己勤工俭学坚持学习,并且最后一个偶然的机会鲁迅纪念馆得知鲁迅与他们家的关系,遂让其到鲁迅纪念馆去工作,章贵在鲁迅纪念馆中一边工作一边学习,还仔细研究鲁迅的相关书籍。

基于章贵对本地风土人情的了解,对于鲁迅作品的理解就会比一般人更加到位,因此他在鲁迅纪念馆工作表现十分突出,得到领导一致好评,最后于1982年出任鲁迅纪念馆副馆长一职,1993年退休回家。

在此期间,他不仅保持与鲁迅儿子周海婴的来往,还不断对鲁迅作品进行研究发表很多专业文章,对研究鲁迅做出很大贡献。后来他的子孙后代也都过得十分不错,基本都在国家单位任职,终于摆脱了爷爷“闰土”的悲哀,这样的结局也许已经是最好最让人会心一笑的结局了。

04 结语

人生很多时候就是这样,因为现实以及身份地位之间的隔阂,很多原本关系很好的朋友,后来就逐渐变得陌生起来,我们从前看鲁迅的《故乡》,也许根本理解不了鲁迅最后听到闰土喊自己“老爷”时的那种心酸,后来长大后我们逐渐明白,可惜已经活成了书中之人。

也许我们人与人之间的关系,在很多时候就是如此,一堵莫名的高墙将人隔开,从而再也无法回到最初的模样,至于这道高墙,也许是身份地位问题、也许是偏见、也许是执念,又也许仅仅是内心深处的一种自卑感在作怪。

我们每个人的一生其实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,恰如章贵,即使生活再怎么难,也可以通过双手去改变,而那堵人与人之间的高墙,也应该将其推倒,那样我们的生活也许会变得更不一样!

备注:图片来源于网络,侵权必删,欢迎评论留下有趣思想。

此网页由一点资讯提供